社区热贴
2024年投机市场打工
各位新年好! 2024年既是农历龙年,又是闰年(二月份有29天),历史上的龙年,自然灾害(比如水灾)是高概率,闰年又是灾年的情况居多,因此2024年可谓是一个重大的时间节点,世界将会有大的变动,当然主轴依然是中美博弈,纵观二战后的历史,作为老大的美国,对于排名老二的打压,只要手段用尽,最终都获得成功,先是英国,之后是前苏联,再往后是日本和欧盟,均被压垮。2018年特朗普开启了对华贸易战,之后是科技、军事和金融,老美几乎把之前打压老二的各种套路都来了一遍,就是没能把中国打扒,虽然中国在过去两年老美的加息过程中也非常难受,但总体局面算是稳住了,按照中国目前的体量,只要内部不乱,光有外部势力要想打扒中国是没有可能的。 说一下美国加息接近尾声的市场解读,到目前为止,华尔街认为加息已经结束,虽然老鲍没有公开确认,但华尔街一致认为2024年会有三次降息,关于降息,三种市场解读的其一是华尔街高调宣传的,即美联储控制通胀成功,过去6个月的数据显示,美联储不需要等到通胀数据到达2%之后才开始降息,最为激进的机构认为,最早3月份的美联储利率决议将宣布降息一码;第二种解读是从阴谋论的角度来看,即美国这一轮加息的收割任务没有完成,还缺了一大块,美联储依然不死心,先放风说要降息,等发展中国家(比如说中国)先开始降息刺激经济,而后老美反戈一击,再加息两次,把利率抬深至6%上面,把中国压垮,完成收割,或者说收割中国不成,把老美的盟友再收割一把,比如说去年底老美开始放舆论,说这次美国加息的过程中,日本一直维持宽松,让其货币大幅贬值,这是在害日本,应该跟随美联储一起加息,这样才能拯救日本,这个观点如果反过来看,就对了,日本央行一旦加息,首先崩盘的就是债市,接下来就是股市,最终倒霉的则是日本的投资人,但老美为了收割,施压日本政府加息,当然这是老美的一厢情愿,日本是否就范,还两说着;第三中解读是美联储看到了咱们看不到的数据,预示在高强度加息后,美国已经顶不住了,衰退已经在路上了,尽管目前的宣传是没有衰退,即便有也是比较温和的,在收割没有完成的情况下提前降息,就是老美先撑不住了,一旦开始降息,股市也将出现大跌。 2024年也是大选集中的一年,首先是台湾省,之后有日本、印度和俄罗斯,最后压轴的是美国,通常美国的总统会连任一届,这样有助于政策的连贯性,但四年前共和党没有成功,拜登上台后,把大部分川普的政策都推翻了,并且让FBI冲进川普的别墅大肆收查,当时川普扬言一定会报复,所以2024年对于川普来说是一个不错的机会,今年最大的黑天鹅就是美国大选引发武装冲突,进而演变成内战,最后把USA分裂成USB、USC、USD……当然这是极端事件,一旦发生,全球大国的势力范围将重新划分。 好了,开篇先写到这里,后面将对股市和汇市进行技术分析。
Nickhbj 24-01-02 10:21
233
22661
花旗预测未来12个月内金价升至3000美元,背后有哪些催化剂?

花旗预测未来12个月内金价升至3000美元,背后有哪些催化剂?

花旗大宗商品研究部全球主管Max Layton表示,目前金价的回落是非常暂时的,因为美联储将多次降息,这将在未来12个月内将金价推高至3000美元/盎司。


上周五早些时候接受采访时,Layton被问及他的团队如何关注美元在金属市场中的作用,包括利率路径的潜在影响。


他表示:“我们当然会考虑这个问题。今年美联储已经五次降息,将利率降至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,我们认为,这肯定会成为金价下一步走高的支柱。”


Layton说:“花旗认为黄金是受利率波动影响最大的资产。我们预计未来12个月将达到3000美元。”


当被问及市场是否完全消化了今年的一次降息,以及这将给金价带来什么影响时,Layton承认,这必然会抑制他们的预测。


他还指出 ,最近金价打破了与实际利率的关系,这完全是因为亚洲市场对黄金的狂热需求。


当被问及花旗是否认为亚洲巨大需求将继续保持在当前水平时,Layton表示,在他们看来,这是最令人担忧的未知数,甚至认为是黄金最大的下行风险。


今年4月,花旗将其对金价的预测上调至2025年的每盎司3000美元,成为业内最看好金价的机构之一。


花旗北美大宗商品研究主管Aakash Doshi在4月16日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2019年夏天,我在你们的工作室里呼吁,未来12个月的基本情况是每盎司2000美元。现在我们认为,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里,金价将达到每盎司3000美元。”


Doshi说,投资者的需求是实现这一目标的“巨大推动力”。他表示:“我们认为,对黄金的金融需求只是赶上了强劲的实物(需求)。”他指的是有关金条和金币销售迅速增长的报道。“这是一个全球趋势,自疫情爆发以来,我们看到金条和金币需求激增,现在高于疫情前的趋势,我们认为这代表了一个强劲的法定货币需求故事。”


他说:“另外,我们看到官方部门,特别是新兴市场的央行,在过去几年里购买了创纪录数量的黄金,其中包括2024年超过1000吨的黄金,这将是1967年以来的第三高。”“我们认为这种实物需求是结构性的,是强劲的,是由一系列因素驱动的,而对黄金的金融需求只是赶上了这一点。”


Doshi补充道:“我要指出的是,如果美国经济出现衰退(目前市场尚未反映出这一点),这也可能在未来6-12个月进一步推动金价逼近每盎司3000美元。”



本内容仅为一般市场评论,不是投资建议

siulong 24-05-27 11:28
0
14

PC端登录韬客 www.talkfx.co浏览更多精彩内容